大森林,大智慧
关注智慧林业发展与创新

联想前高管陈文晖:搭建明星团队杀入工业级无人机领域

翻开联想前高管陈文晖的履历,大家多聚焦于他的亮眼业绩及如坐直升机式的迅速擢升:1996年毕业于清华的他加入联想,1997年主设的联想天琴电脑上市首日创下单日6000台订单的辉煌战绩(当时联想电脑月均销量约为4万台),2005年开始负责整合联想与IBM台式电脑研发团队,提前18个月完成IBM台式电脑业务扭亏为盈的任务,2006年被任命为联想集团副总裁,2008年开始负责联想手机业务,从2011年开始用不到一年时间,使联想智能手机国内市场份额从不足1%迅速提升到13%。而他本人却喜欢用“三进三出”作为他联想职业生涯的概括,其中有初入职场的初生牛犊不怕虎,有经历国际化业务的淬炼及重生,有从研发转向销售营销、IT转向移动互联的角色切换及历练,也有对个人认知、职业发展的迷茫及探索。这十八年的联想生涯让他对个人发展及追求有了清晰的认知及信心。

深圳飞马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陈文晖

深圳飞马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陈文晖

2014年初,时任联想集团副总裁、移动终端事业部总经理的陈文晖,所管辖的手机、平板业务正处于巅峰时期,他却在此时选择离开联想,开始了人生的第二次创业。消息传出内外部纷纷表示不解,他只是笑笑说,他不过是选择了遵从内心。蛰伏一年后,他又出现在公众的视线,新的身份是深圳飞马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

作为一名久经沙场的IT及通讯行业的老兵,他没有利用近水楼台的便利条件,加入互联网创业大军,而是看中了另一片热土——同样是备受追捧的无人机产业,确切地说,他选择的是工业级无人机领域。面对无人机产业过热、发展过快、泡沫过大的声音不绝于耳,无人机创业或许不是一个最佳选择的局面,他大笑而过,说了句——这行业远没有看起来那么热闹。

工业级无人机市场仍处于发展萌芽期

在他看来,如今这个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无人机产业,无论从市场规模、产品设计、研发或是工业化制造能力,都远未达到一个成熟化市场的基本要求。即便是被大疆推向风口浪尖的航模无人机领域,也并没有达到消费级应有的市场规模,更不用提资本市场鲜有关注的工业级无人机领域了。一方面,现有工业级无人机产品对于操控人员专业技能要求很高,很大程度上抑制了用户需求,造成市场无法快速增长。另一方面,目前的工业级无人机产品多从航模产品转化而来,产品的工业化程度、标准化程度很低,无法形成大规模的工业化生产,这就造成了产业链不完善、产品质量和一致性差,服务不到位等问题,进而导致市场规模无法快速发展的恶性循环。

拥有多年业务经验的他,敏锐地察觉到这其中的市场机会,只要能够解决传统工业级无人机操控难、产品无法规模化生产的问题,潜在的客户需求得到满足,必将推动工业级无人机的普及应用,进而迎来行业的爆炸式增长。

深受联想柳传志的管理理念“建班子、定战略、带队伍”影响,陈文晖迈出的创业第一步即是“搭班子”。他拉上好友朱骅(安翔动力创始人)、老部下杨万丽(原联想集团副总裁)联合创立了飞马机器人公司。

朱骅,毕业于北航,资深航模爱好者,科技部轻小型无人机遥感应用专家。2006年起与中国科学院遥感应用研究所国家重点试验室合作研究民用无人机遥感系统,2008年创立北京安翔动力科技有限公司,研究掌握了用于民用无人机的自动驾驶仪、复合材料工艺、组合航摄相机等关键技术的核心知识及多项发明专利。曾带领无人机作业队为“5.12汶川地震”灾后应急救援工作提供重要数据支持,并多次参与国家科技部、国土资源部、国家海洋局、中国科学院、中央电视台等国家与行业专项科研工作。

杨万丽,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原联想集团研发副总裁,TD联盟常务理事,厦门十大科技杰出人才,具有丰富的通信行业背景及资深的研发管理、工业生产制造经验,曾主导芯片厂商联发科与联想手机的合作,推动联发科第一个3G智能手机芯片平台的产品化,在通信及电子行业极具口碑及影响力。

既有多年的无人机行业及专业的核心技术积累,又有成熟的IT工业化、产业化生产经验与优势,以及对于市场、客户需求的精准把握,这个堪称国内无人机行业超豪华阵容的明星团队,立刻受到资本市场的关注,公司成立伊始即获得6300万的天使投资。2015年2月,深圳飞马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公司致力于为客户提供便捷易用的超小型无人机产品。

为体验而生,测绘领域黑马—飞马智能航测系统F1000

在谈及对工业级无人机的理解时,“专业无人机最重要的是用户体验,”陈文晖一下子脱口而出,令笔者有些意外——因为在以往的采访中,各大无人机厂商负责人一般都以“安全性第一”作答。显然,做消费电子产品出身的陈文晖有着与众不同的思维方式。消费级电子产品无疑是以用户体验为先,但这种理论能套用在工业级无人机产品上吗?他认为,行业之间有通用的共性,用户至上的金科玉律,放之天下而皆准。陈文晖举了个例子,现有的工业级无人机都需要配备遥控器操控,有些起飞还需借助弹射架辅助,这对实际操作人员的专业技能要求极高,无形之中增加了用户的作业成本,抑制了用户的需求,产品的普及速度自然大打折扣。讲到这里,他补充说明,安全性无疑也是影响工业级无人机产品的决定性因素,高安全性的产品背后需要合理的系统化设计、严格的可靠性测试作为保障。

飞马智能航测系统F1000

飞马智能航测系统F1000

基于原有无人机核心技术累积及市场需求分析,飞马机器人150人的研发团队经历近一年的潜心研发,推出号称为最易用的工业级无人机产品——飞马智能航测系统F1000。

如何冲出同质化的怪圈?

其实,对于无人机产品而言,易用性早已不是新概念,各大厂商也纷纷抛出“傻瓜式”“全自动”等口号,想必大家早已耳熟能详。如今,作为一款“姗姗来迟”的新产品,飞马智能航测系统F1000又冠以最易用的名头为宣传点,难道只是图一个凭空捏造的噱头?还是它真地冲出了无人机产品同质化的怪圈?面对笔者将信将疑的态度,陈文晖表示,与市面上现有的工业级无人机产品相比,飞马智能航测系统F1000围绕“易用”做足功夫,降低了用户的使用门槛,具备了突破无人机领域现有困境的潜质。

无人机

首先,无操控手、无遥控器、无工具拆装。飞马智能航测系统F1000无需专业人士操控,普通人经过两小时培训即可单人操控作业。飞机无需遥控器,作业全程通过电脑控制,手抛起飞,自动滑降或伞降,一键返航等功能都给作业者带来极大的便利性。机身结构化、模块化设计,单人无需工具即可完成拆装。这大大降低了对操控人员的技术门槛,也节省了培训飞控手的相关费用。

其次,创新型一次性降落伞。在陈文晖看来,工业级的无人机配备降落伞的厂商不在少数,但全面考虑降落伞问题的厂商寥寥无几。要知道完降落伞使用过后如何折叠问题,事关下一次的飞行安全,而飞马公司提供的一次性降落伞就破解了这一难题,用户只需更换降落伞模块即可迅速完成飞行前的准备工作,实现在任何场地条件下的起降,能够满足应急情况下的飞行需求。即便有了这样一劳永逸的自动伞降方案,飞马无人机仍可以实现平整的地面上的自动滑降。

再次,一站式软件支持。尽管国内的无人机产业发展得异常迅猛,但硬件方面占去大半风头,国产无人机配套软件方面仍是软肋。这就造成了这样一种困境:用户购买完一款工业级无人机产品,不得不去另行购买一套处理软件,或者还要学会一套之捆绑销售的配套软件的使用方法。他表示,飞马公司自主开发的这款无人机数据获取及处理的一站式智能软件系统,包括航线规划、地面监控、飞行质检、影像预处理、一键拼图等多项实用功能,如果只是常规的航测应用,那么无需另行购置其它的配套软件,方便易行,并降低了后续的使用成本。

最后,云服务管理。作为工业级无人机领域第一家提供云服务的厂商,飞马公司为何愿意费尽心思提供这项“额外”的服务?陈文晖强调,用户体验为先,易用的操作基于此,云服务管理亦是基于此。无需人为操作,无人机与地面站相连之后,包括飞行记录、航线规划、飞机健康分析、故障诊断、固件升级等数据信息都会自行上传到云端,无论是在PC、平板,还是手机端操作都能实现,从而切实保证了用户的体验。

此外,该无人机采用的是索尼α5100相机,可实现比例尺1:1000的精度,足以满足用户的精度需求,可适用于矿山、房地产、海岸线监测、城市规划等领域。

除了产品具备了优异的技术指标,陈文晖还介绍说,飞马无人机提供5000公里航程的质保以及第三者责任险保障。对于配件,用户可随时购买,自行安装,无需返厂调试,这与飞马公司始终坚持的工业标准化生产流程不无关系。

了解到这是一款软硬件一体化的航测解决方案,且在产品化设计、工业化生产上有明显优势,笔者好奇地问道产品售价。陈文晖神秘的说,售价暂时保密,但可以保证的是,此款产品给客户提供的价值将远远超出其售价。笔者感受到,F1000必将成为测绘领域的一匹黑马,在国内航测无人机市场带来深远影响。

单一产品,能否撬动整个工业级无人机市场?

也许正如陈文晖所言,如今以这样一款极具颠覆力的产品切入工业级无人机市场最合适不过了,但这样一款产品如何能满足多样化的用户需求?对此,他这样回应道,“如果一个产品都做不好,推出再多的系列也枉然。产品线对应的是细化的用户需求,而开辟新产品的前提是保证公司的投入产出比率。但目前来看,整个工业级无人机市场还没有发展到如此程度,因此,下大气力做好当前的产品才是当务之急。”正所谓术业有专攻,飞马公司舍弃了国内厂商偏爱丰富产品线的惯用做法,而策略性地选择在一款产品上做足文章。“当年,大疆正是因精灵无人机而名声大噪的”他补充说道。

提到大疆,自然少不了他对同行业竞争对手们的看法。陈文晖坦言,多旋翼无人机是目前个人无人机市场主流。俗话说,没有金刚钻揽不了瓷器活,他认为大疆公司掌握了整个个人无人机市场的命脉,其它无人机厂商还要量力而行。倘若跟风而上的话,公司实力与资源很难与之匹敌。

1%的成功率

“明年,我们的销售目标非常有挑战,但不是遥不可及!”在问及公司的发展计划时,陈文晖自信满满地说道,“其实,我们的目标远不止此。”其实,从他的言谈中,笔者也能参透他的“野心”——要做工业级无人机领导者,但这样的话,他并没有讲明,因为在他看来,做好眼前事,才是他当下最为关注的事情。

曾经饱尝创业艰辛的陈文晖面对如今的二次创业,感慨良深。他认为,无人机创业大军中,三个人中有两个人是一时头脑发热,99%的创业公司最终难逃一死。

笔者按耐不住好奇心,问道:“您认为自己是那1%的成功创业者吗?”“当然有可能呀。”他故作神秘地笑着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一切皆有可能,但还要付诸全力以赴——笔者暗自思忖着转身离开了,心中多了些许的期待。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慧林业网 | 关注智慧林业发展与创新 » 联想前高管陈文晖:搭建明星团队杀入工业级无人机领域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智慧林业网 | 关注智慧林业发展与创新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