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森林,大智慧
关注智慧林业发展与创新

谷歌地理信息掌门人艾德·帕森:如何让GIS圈变得更加网络化是一大挑战

谷歌地理信息掌门人艾德·帕森:
  作为谷歌地理信息科学家,艾德•帕森(Ed Parsons)负责向全世界传递谷歌利用地理信息技术管理全球信息的坚定理念。他曾是拥有200年悠久历史的英国测绘局的首位首席技术官,指导该单位将工作重心从测绘转移到地理信息技术上来,效果显著;他还是W3C/OGC空间数据团体的联合主席。近日,他接受了外国媒体《GIM》杂志的专访。
  尽管谷歌将于2015年12月12日关闭谷歌地球API,谷歌GME(Google Maps Engine) 也将于2016年停止服务,但并不代表谷歌放弃地理信息业务,而只是侧重点发生了改变。笔者将这篇采访稿编译过来,希望眼尖的网友们能够从字里行间看出谷歌公司在地理信息领域的一些发展思路和布局策略。
  记者:你是谷歌公司的地理信息技术官,负责向全世界传递谷歌利用地理信息技术管理全球信息的理念。这是一份怎样的工作?
  艾德•帕森:由于在谷歌公司设定的工作制职责中,关注谷歌公司之外技术的内部员工十分稀少,地理信息官这个职位就显得非常独特了。从广义上来讲,这份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正是要将谷歌努力从事的事业与谷歌之外的社会团体所对接。
  对我而言,这些团体特别涵盖了学术研究团体以及潜在的合作伙伴:那些可能会在其应用中使用到谷歌技术的人,或者那些想要为谷歌地图贡献内容的人们。实际上,最大的团体正是我们的用户。
  记者:2007年,你加入谷歌的时候,当时的工作职责是要提升这家从事地理信息业务的互联网巨头与GIS行业之间的交流,试图将这二者的世界融为一体,你是如何成功的?
  艾德•帕森:做到什么程度,才算得上成功,我可拿捏不准。也许,这项挑战有些变样了。我认为传统GIS圈、大众市场以及地理信息消费者之间,关系更为密切了。众所周知,以Esri公司为代表的企业对API的使用,已经很广泛了。与此同时,传统的数据供应商也正在走向开放,诸如荷兰的Kadaster以及英国测绘局。因此,不难理解地理信息与大众市场,已经结成了事实上的联盟。
  在过去的10-15年里,如何让GIS圈更加适应愈发标准化的网络技术一直是一项挑战。可以说,GIS圈已经发展出了一种特别的做事方式,与互联网圈并行不悖的另一种方式。为此,谷歌开发了生产地图的独特网络服务,专门用以建立地理信息内容之间的联络,但这些服务并没有被成功地打造成为真正的网络化通行产品。因此,我认为GIS圈面临的下一项挑战正是:如何将GIS圈变得更加网络化。在我看来,GIS圈发布各种数据的时候,要尽量少地采用一些GIS专属的特定技术。要知道,我们打造的产品面向的消费者,95%都不是GIS专家。我们无法期待他们理解GIS的元数据目录,乃至理解地理信息内容编码。
  记者:你是一名地理信息技术官,不仅要具备前瞻性,还要时刻不能忘记老本行,这样的描述对吗?
  艾德•帕森:是的,我认同这样的说法。内心深处,我是一名地理学家。我认为地理学是一门非常重要的科学,一种审视整个世界的重要手段。地理学的基本要素——空间相关性以及内部关联,实际上是人类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我一直向往着地理学家这样的身份。也许,我现在做的事情,正是要将地理学带到万事万物中去。
  从前,我总认为地理信息从业者们需要教会每个人GIS技术,让他们懂得地理信息的基本原则,如今,我不再刻意而为之了。事实上,我们只需要让地理信息技术变得更容易接受,为公众所接受,但实际上人们又何苦去理解它呢。
  以Uber公司为例,正是有了地理信息技术,才发展得如此迅猛,但显然,Uber公司并不是一家GIS企业,而更像是一个社交网络平台,而并不像GIS应用,即便该公司的重要组成元素正是地理信息技术。这种发展趋势,正是谷歌地理信息发展的未来。
  我认为,如今,每个人无论是在手机端还是在PC端使用的每种产品或享受的每种服务中,都不可或缺地存在地理信息的DNA,而这就是时代发展带来的巨大变革了。
  记者:在过去十年中,在互联网的普及之下,地图俨然成为了人们的日常用品。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艾德•帕森:作为个体,我们想当然地认为我们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实际上,我们还可以通过地图了解到更为精确的位置。如今,人们的旅行不必再像从前那样煞费苦心地进行规划了,也很少看到那些手拿地图找路标的旅行者了。只需一部智能手机,我们就能找到所需信息了。
  另一个方面,如果你是一个经营自行车的店主,你了解到周边有人正在求购某种特殊的自行车配件,而你恰好有库存,这样的商业信息一旦添加到地图之上,就能促成一桩交易,无论是店主,还是顾客都能从中获益。
  记者:你前一阵子发表博文写道,OpenStreetMap创始人史蒂夫•考斯特(Steve Coast)的一本关于OpenStreetMap发展历程的书即将大卖,你认为OpenStreetMap的出现,是测绘行业中改变游戏规则的重大事件。为什么这么说?
  艾德•帕森:实际上,人们无法否认OpenStreetMap的重要影响。OpenStreetMap向世人展示了一群爱好者们也能绘制地图。只要有了工具与互联网,你就能众包并开发出一款世界地图,其详细程度丝毫不逊色于国际制图机构生产的地图,甚至有时候,还会比后者更加详细。
  我还记得从前在英国测绘局工作的时候,曾有这样一个巨大的疑问:开源技术真能行得通吗?但从近十年地图的发展历程来看,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开源技术的迅速崛起,对传统的测绘部门而言,带来了哪些影响?也许,我们尚无定论,但显然,无论是谷歌、诺基亚,还是TomTom公司都将开源技术的理念放入地图应用中去,从而保障了地图的更新程度。
  我认为,传统制图机构的未来角色,将是审核并为一些特定的地图颁发许可资质。实际上,作为个体的用户才是大街小巷的地图专家呢,因为他们更了解其住宅周边地区地面景观一草一木的变化。
  记者:室内定位似乎是技术前沿,室内测绘者们则是一群全新的开拓者。未来的室内测绘是怎样的一个场景?
  艾德•帕森:关于户外测绘,我们基本上要做的是回答“我在哪里?”的问题。但是在室内,人们无法获取到可靠的GNSS信号,无从为自己定位。在室内定位市场中,Wi-Fi、超宽带技术、beacon技术都能解决上述问题。
  接下来,又出现了另一重挑战——你如何知道建筑物内部都有什么?你如何打造一款以你为中心的地图?其中的一个方法正是用于3D测绘的BIM和CAD技术模型。未来,我们可以进行摄影测量,诸如在谷歌的Tango项目中,我们尝试用摄影测量技术捕捉3D数据,但要面临比例尺缩放带来的挑战。实际上,有些工作已经完成了,诸如火车站、机场以及酒店的室内测绘,但如何将这种缩放技术应用到你周围所有的建筑物上,显然,还没人能做得到这一点。
  记者:您认为如今的制图和测绘行业都面临哪些挑战?
  艾德•帕森:哪里有人,哪里就不缺挑战。其实,在测绘圈里,还有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也许更多的是社会的挑战,而不是技术的挑战,诸如欧洲和北美地区流行的一些观点正是,信息应让市民们收益,但并非向每个公民开放共享。这就导致了诸多难题,有些地区能够进行测绘,而有些地区不许这么做。情况的复杂程度,令人很难应对。
  也许,你需要让更多的聪明人意识到这样的问题:地图并不真实,它只是出于某种特殊的目的,对世界的一种反映。每张地图都是为了传递一个特殊的信息,而人们要了解到每张地图背后的设计原委。
  实际上,我本人还是纸质地图的忠实拥趸,会在旅行中收集各种地图集,只要纸质地图没有停产,我还会继续使用它们。我相信,它们最终将会变成一个专属的奢侈产品。
  遥想当年的孩提岁月,我曾经手拿地图,幻想着要亲自前往地图上的世界各地去一探究竟。后来,我发现电脑又成为了我的真爱,这样一来,我把地图和电脑结合起来,探寻着我的事业。
  在早期,人们很难将地理信息呈现在电脑之上,为此前辈们不断地做出了许多让步。我一直对我身边的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心,我觉得地理信息行业的从业者也大都像我一样,对整个世界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景象而感到好奇——繁华的城市、美丽的山川和潺潺的河流。世界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这是一个基础问题,我们地理信息人也乐此不疲地愿意回答它。
  寄语地理信息行业
  艾德•帕森:我们的地理信息行业变得前所未有地重要起来,即便地理信息技术看上去不再像从前那样显眼了,逐渐演变成为了其它社会活动的部分。
  也许,地理信息技术早已不是如今的前沿技术,但仍是前沿技术的重要组成部分。谷歌的业务模型,正是从海量的交易中获取相对有限的一部分收益,规模经营才能产生效益。我认为,地理信息行业还要在产品和服务、使用地理信息技术和服务的用户上加大自身体量,但为了实现体量的增长,我们还要简化目前正在做的事情。目前, 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好的进展……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智慧林业网 | 关注智慧林业发展与创新 » 谷歌地理信息掌门人艾德·帕森:如何让GIS圈变得更加网络化是一大挑战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智慧林业网 | 关注智慧林业发展与创新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